讽域

沙雕写手在线咕咕

【轰出】virus

病态轰x小天使久

文中会有病态囚禁重度口味雷者勿近


已经黑透了的轰各种诱拐小天使并吃上禁忌果实的过程。

可能一会高虐一会高甜。

准备好就go↓





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轰焦冻不知。望着前面跟日丽一起笑的绿谷。胸口有种莫名的令人不解的悸动。

像是感应到了轰焦冻的视线,他对轰焦冻笑了笑问到。


“轰君?”


阳光照亮了绿谷墨绿色的头发,蓬松乱糟糟的头发感觉手感特别的好,让人忍不住想去上去揉揉搓搓。但是,现在不行。

轰焦冻看着眼前的绿谷,沉了沉眼眸,不知名的情绪翻涌着,脑海里突然回荡着小时候 。父亲的无情,母亲的崩溃,还有开水浇在自己头上的灼烈感。直至绿谷出九的出现。

思绪被突然的叫回,轰焦冻看着在眼前上下挥动的布满伤疤的手。身体像是不受控制的抓住眼前的唯一稻草,沉声说 。


“绿谷,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吧。”如果你要离开的话。。。我会。。


“哎?不会的啊。我们一直都是朋友并且并肩作战的!等等,日丽她在叫我我先回去哦”


啊,真好。轰焦冻是如此想到。异色瞳盯着已经跑向日丽的绿谷。腼腆羞涩的男孩子遇到女生总是会脸红的。菱角型的雀斑完整的装饰了在这张娃娃脸上显着十分可爱。大大的绿色眼睛璀璨着光芒。而轰焦冻只想让这双眼睛里,只有自己的身影。想要不断的占有他,疯狂的让他自我底线摧毁,让他完美的毫无防备全身的都展现在自己的眼前。他对眼前的人物充满了捕猎欲。

犹如一只持续代发的豹子紧紧的盯着一只肥美的兔子,一步一步逼近他,然后一口吞下。而绿谷出久,就是作为兔子的存在。


轰焦冻明知自己有病,还是精神上的。他知道自己一旦碰上不该碰上的光,他会疯狂。而绿谷出久,就是那道光。

体育祭那场比赛,绿谷出久打开的他心里那到最黑暗也的地带,毫无防备的,他闯了进来,带着一直不敢渴望的光。所以他很“愤怒”的燃起了名为焦的火焰。只为了绿谷出久。


“绿谷”


他小声呢喃着绿谷的名字。随着道路不同轰焦冻早已走上了自家的道路,打开房门无视自家的混蛋老爹点点头回应了姐姐的欢迎回来就冲忙的钻进了这个家唯一属于自己气息的房间。他扑在床上,一遍又一遍的回想着绿谷的笑容,一举一动,还有握住对方手的感觉。不知觉得抬起的双手相互摩擦,并放在了鼻翼闻了闻泛出了诡异红。


“绿谷。。绿谷。。。绿谷出久。”


犹如一个心里变态者,轰焦冻一遍又一遍的叫着绿谷出久的名字,陶醉一般闻着手似乎上面还残留着绿谷的清香体息。轰焦冻知道,他无药可救了。他陷入了名为绿谷出久的病毒。病毒以快速的趋势不断的渐入布满全身,散发着病态的腐烂气息。


作者唠叨:希望小心心和小手评论。虽然本人笔文挺垃圾的。好吧不是挺是很。谢谢能坚持看的小伙伴。哭辽


【轰出】轰焦冻生日快乐!

是轰出!

希望轰轰有了绿谷他不在孤单也不在收那些苦了。

是无个性的世界







祝轰焦冻少年生日快乐!


轰焦冻又再一次望着水杯沉默了下去。连自己的秘书叫了好几遍也没反应过来。异色的眸子犹如失了魂魄看向了正在关心自己小秘书八百万。

八百万看着自家总裁犹如小孩子失去自己最心爱的孩子一般,叹了口气,认命的拿上下层送来的聚会邀请函,像个老妈子一样关心自家崩人设崩到了谷底的池面大总裁。


“总裁,今晚有个邀请你是否。。”


话还没说完就被轰焦冻否定了。早已知道是这样的结局八百万拿出绿谷的名字来邀请。果然,这个池面大总裁一听到绿谷立马答应,还顺便问问自己回家换套衣服还赶趟吗,异色瞳一闪一闪的望着八百万。八百万无奈扶额。


“时间不够了,时间是晚上9.00现在为8.30。”


八百万一语打破了想要好好装扮的轰焦冻,轰焦冻立马像泄了气的气球乖巧的坐在椅子上哦!了一声。

八百万想现在gay都这么难哄的吗!明明没遇到绿谷前他是一个很乖的小孩子啊! 尽管麻烦但是还要哄哄这个长不大似的池面总裁。


“其实,便装也很好看的!绿谷他会喜欢的。”


听到八百万的话语轰焦冻立马站了起来,一白一红的头发随着动作起伏了一下映照的主人的开心,点点头就要往外走。八百万无奈的跟上。

繁华都市夜晚十分的漂亮,彩色的霓虹灯装饰着使这个城市带着浪漫的情调,路边总是有几个情侣调笑着路过,很快到达了这个聚会的地点。地点是开在轰焦冻的家里。很平凡的小别墅,前面配个小花园后面有个小水池养着五颜六色的鱼儿。八百万不知何时失去了踪影,轰焦冻握住把手推开了门,屋子里一片漆黑突然出现的礼花的声音,伴随着一个个跑掉的生日快乐歌,绿谷出久拿着蛋糕走进了轰焦冻,昏暗的烛光闪现着绿谷可爱的笑容,墨绿色的头发在烛光下昏昏暗暗。轰焦冻看着前面的人,异色瞳温和了下去。仿佛全世界都安静了下去只听见对方温和的开口。


“轰君,生日快乐!”


轰焦冻只觉得,余生遇到绿谷。是自己最大的幸运。他先把绿谷手上的蜡烛吹灭,在放在一边,吻上了对方。绿谷从惊讶到任由对方。两人吻的不可开交舌头在对方口中不断的纠缠发出了水声,在绿谷快要断气的时候松开了。无视一堆人说到。


“结婚吧绿谷。”


“嗯。如果是轰君的话,我愿意。”


礼炮声,祝贺声。轰焦冻只觉得,他收获了一生都不敢获得的辛福,他觉得,绿谷出久,就是他辛福的开端。


【轰出胜】丧久自传???2

本文轰出胜主cp。有all 出久为汤底。

雷者勿近,ooc极大,本文出久有个性。

由于是幼儿园文笔咳咳勿喷。

以上都接受的话那就go!



在天台一直躺到最后一节课的绿谷想到。

“今天是要填报考志愿表的吧,真是麻烦。”

自从跳楼被救回来之后,绿谷一直在躲避爆豪胜己。自爆豪胜己说的:想要个性?不如在天台来个狗跃试跳下去。祈祷着自己下辈子也有个性吧。废物。那时候的自己?只会哭,发达的泪泉让眼泪不值钱的一滴一滴往下落,那翠绿而明亮的眼睛渐渐的熄灭,那被爆豪胜己爆破已经发焦的本子无时无刻都在嘲笑着自己的弱懦无能却爱做白日梦的自己。似乎每天做的英雄计划就能让自己有了个性。

不可能的。

绿谷深知,用袖口轻轻擦拭掉眼泪,拿着已经发焦的笔记本了天台。天台的吹过许些凉风,蓝蓝的天空中飘着几块云朵预示着今天天气真好啊。整个校园都在安静因为已经放学了。就算上课他们也不会注意到一个无个性的废物失踪。

对啊,无个性的废物。

绿谷恍然又开始笑,想让自己像欧尔麦特一样笑起来,扭曲的微笑在加哭丧的脸尤为像小丑独自悲伤。名为黑暗的情绪犹如蔓藤快速发根生长缠上那个并不坚硬的心,就像牢笼一样,紧紧锁住里面的金丝雀不给一丝的自由。明明很好的天气在绿谷的眼里就像是在嘲笑。

多么不公啊,为什么。。。为什么无个性就发生了在他的身上?为什么,让他遭遇这些。

种子一旦撒了下去就会生根发芽,到最后不可收拾,想要铲除除非找到根源,但是已经有了自我意识的藤蔓怎么可能让你轻易铲除?它只会让自己宿主越陷越深。就好比一个双腿残废的人,他想要融入一切正常的生活,可却因为先天的残疾,所有人都抛弃了他。无助,绝望,到最后的自我疯狂。都是一样的。

一样的肮脏,一样的无能,一样的自我毁灭。

绿谷站起来拍拍身上灰回到了教室,无视了全班回到自己最角落的桌子上,上面写满了辣鸡废物去死的话语。绿谷出久并不建议还趴了下去。老师也不在意这个废物也继续讲着。

“果然大家填的都是英雄学院啊。”

“那当然,都是要做英雄的人”

“就是啊,除了某个角落里的废物。”

不知谁提起的全班哄然大笑,爆豪胜己依旧双腿驾在桌子上。闭着眼睛不屑的切了一声。

“哎?绿谷的话,也是填的雄英呢。还是英雄科” 老师幸灾乐祸的声音传遍每个角落。就在大家起哄之时爆豪站了起来。双手太高不断发出爆破的声音,一步一步凶神恶煞的靠近绿谷。趴在桌子上的绿谷在爆豪离的很近就已经闻到硝酸甘油的味道。接着自己就被踢下凳子头和墙发出清澈的响声。绿谷低着头看似在发抖一副弱懦的样子,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其实是装的。爆豪胜己把手放在绿谷的肩膀发出个性毁掉肩膀上那一小块校服漏出白皙的皮肤,上面还印着个性伤害后的红色印记。猩红的眼睛盯着对方好像是什么天仇的仇人。

“喂废久,你这种这么垃圾的人还报考雄英?死吧!无个性的废物留在我身后不就好了,我永远都不会让你超过我的!”

爆豪胜己看着眼前的人心里的自尊心不断在沸腾,犹如他的个性一样不断的在爆破。

区区一个废久,区区一个垃圾,为什么要跟老子抱一样的学校。真是恶心。

对,就是恶心,跟在老子后面就行了啊。

爆豪不懂心里那莫名的情绪只能归类到这是愤怒和厌恶,初中的孩子还不懂太多。尤其像这种从小就被称赞到大的优秀孩子有着比天一样高的自尊心在作祟。像是一个孩子的玩具,只有不断的毁灭拆掉才能让自己获得快感。

啊啊果然还是笔文太垃圾写不出那种感觉QAQ

想把小久写出厌世的感觉果然不行啊

【轰出胜】丧久自传???

本文轰出胜主cp。有all 出久为汤底。

雷者勿近,ooc极大,本文出久有个性。

由于是幼儿园文笔咳咳勿喷。

以上都接受的话那就go!




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

这是在我四岁就认识到的。


吵闹的班级让气氛变得欢快无压力,但作为不愿意参加那些集体玩闹的绿谷感觉自己有些格格不入。并没有多大的抱怨只是觉得非常的吵。非常非常的吵,让刚有画画了灵感吵的犹如打碎的玻璃碎成了残渣无法在拼凑起来。无可忍受。我睁着死寂的翠绿眼睛在快上课前逃了课。


上课铃打了起来,学生争先恐后的进了教室并回座位上做好,生怕被后面的怪兽逮到。 只有绿谷在不急不慢的走向了天台。坐在天台上绿谷恍惚望着楼下,如果没有发生了前几个星期的事情我会不会还在追逐着对方的背影幻想着当着英雄做着那充满了恶意却又嘲讽残酷现实?或者一如既往做着没有用的英雄笔记来填满自己那并不抱实际幻想的梦。


甩甩犹如海藻一般的没有精神的墨绿色头发,瘦弱的身体向后平躺,抬起自己的左手看着一会可以放出丝线一会可以变成火的个性嗷对自己还有一个空间移动的个性想到这里死寂的翠绿色眼睛再也没了以前的向往和开心。就有如一滩清澈活泼的潭水让人们用了垃圾杀死了这潭水的活泼并污染上了恶臭和黑泥。人们却不在往里面扔垃圾却都回避这走。


绿谷握紧拳头把胳膊放在眼睛上挡住太阳刺眼的光,犹如一个即将要靠近光却又怕被光刺瞎的人在黑暗里远远去看望。绿谷知道,自从淤泥事件被拒绝也好,还是自己跳楼被小胜嘲讽侮辱也好。自己无法再回到当初那个自己,好比如自己把自己囚禁在心里深处不在释放。

牢中的金丝雀不断的在哀婉歌声,是谁将他囚禁在了没有自由没有蓝天没有向往的金丝牢笼里,用尽自己最后一丝的生命不断的悲鸣。没有人来解开这个笼子,也不会有人去注意。欧尔麦特也好,英雄也好,只不过打着伸张正义的噱头来用暴力压制暴力。英雄可以用正义来实行自己的暴力发泄一切,那敌人也是用暴力发泄一切。都是一样的,谁也无法真正去理解正义是什么,这样做是真的对的嘛,谁也不去管那些只知道自己安全了,便是正义。这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


“啊对,最近马上要考试了。。。选雄英吧。毕竟小胜也会选呢。”


啊,今天也是很丧的一天。




【轰出】他是我最大的幸运。

轰出糖。

一发完结。

双向暗恋。

我笔文太垃圾。ooc严重。设定为高三快毕业。

雷者左走不送。

go?






他是我最舍不得

伤害的人。


绿谷一直到毕业都有一个秘密。那就是他暗恋着轰焦冻。

这个秘密也不是什么秘密起码日丽他们都是知道的。但也只摇头叹气。

一个天然呆,一个自懦不敢说。 只能让人干着急却不敢大胆的上前助攻。所以这件事也就一直瞒到了高三。

其中绿谷出九和轰焦冻不是没有人表白过,但有一致的理由:我有喜欢的人。拒绝了。绿谷还能理解,但轰焦冻不能啊,那个神经大条纯纯天然呆会有喜欢的人?这事只能好奇,为此绿谷也因为这件事把情绪伪装好了,和轰焦冻的互动也少了很多。

焦冻表示委屈。

然后这么多天也就过去了。直到了高三,他们都是要上战场的英雄了。马上要参加不同的事务所,也可能几个月或几年也不得的见到一次面所以高三a班的人打算在临近毕业的开个聚会。邀请a班所有同学。

聚会上,还剩俩个人没有来。是轰焦冻和绿谷出久。所以大家特别主动的打起了助攻把两人的位子空了出来。临近到时间了绿谷才冲冲忙忙的跑进会所,后面跟着是正好碰面的轰焦冻。绿谷打开门进去,不好意思的搓搓自己像海藻一般的绿头发,翠绿色的眼睛眯起笑了笑说。


不好意思有事来晚了别介意。


饭田摆起手势说不建议快让他俩坐下,跟在绿谷后面的轰焦冻点点头示意着抱歉。

他俩自然坐在一起,绿谷并不想跟轰焦冻有太多接触,全饭局也跟轰焦冻没几句话,只是随便的敷衍应了几句。转身就去跟常暗他们聊。

焦冻表示委屈啊。

日丽他们扶额,没办法,绿谷现在抵触跟轰焦冻聊天那还怎么撮合啊。

就这样尬到极点的气氛终于在蛙吹下的建议开启了新的起点。


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吧。gel


!!!这个主意好啊蛙吹同学。饭田如此说到。


说做就做也不亏为饭田,随意的拿起了桌子上的废弃瓶子,用纸巾把瓶口擦拭干净就开始转。第一波是八百万和日丽。

瓶口转向了日丽而瓶底指向八百万。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八百万。


“大冒险吧。”日丽犹豫到。


八百万勾唇一笑开口“那请你抱你左边第二个人。”


日丽看了看左边第二个人,赫然就是饭田突然脸爆红。哆哆嗦嗦的抬起手抱了一下饭田。饭田也站的很直脸布满红晕,这边赶紧放手之见八百万捂嘴偷笑。


第二个就是轰焦冻和日丽。


这是个大好时机啊!小久你等着!日丽如此想到。想完,日丽开口。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轰焦冻犹豫了一下。想到对方应该不会问太过的问题。


日丽眼看鱼儿倒钩了,棕色的眼睛闪过狡猾的光。“那,跟你喜欢的人打电话表白。”


话音刚落绿谷就出口打断“不行!”绿谷的冲动行为把所有人的目光引了过来。轰焦冻并没有管绿谷,拿起旁边的手机就开始找人。绿谷在一旁失落的低下头,也为自己的冲动而恼悔,只听见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起。翠绿色眼眸瞪大了的不可思议,快速拿起手气上面轰焦冻三个黑色大字第一次觉得这么顺眼。激动的摁下接听键。


“绿谷”“嗯”“我喜欢你”“我知道。”


短短几句,到最后的呜咽声,绿谷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幸运过。硕大的泪珠从脸上的雀斑划过,轰焦冻连电话都没挂就往这边走,一红一白的头发非常具有标志性,轻轻把对方抱进自己的怀里,宽大的手掌安抚着怀中的人,一下一下安抚的摸着对方后背,人对方的眼泪打湿自己的白衬衫。


窗外不知不觉的放起了礼花响声,像是在为这对新人,表白成功。


『all出久』Angels and demons

原剧情有改动。

私设一堆。

出久团宠设定。

年龄操作有的。

敌久。

ooc严重注意!

如果雷请左拐。

以上接受的那就go?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

可我即幸运又不幸运。

绿谷出久从小就崇拜英雄。屋子里摆满了欧尔麦特的模型,还差一天就要四岁的绿谷出久只想着自己快一点就是明天。这样自己就可以检查自己的个性是什么。

绿谷出久在他的床上翻来覆去硬是兴奋的睡不着觉,想着自己未来的个性到底是什么。是水?还是火?还是像妈妈一样的呢。欧尔麦特的样子时钟滴答滴答预示着已经很晚了,床上的孩子也渐渐的传来了睡意,绿谷闭上那双在黑暗中也依旧明亮的翠绿色眼睛,云悄悄的吧月亮埋葬了起来,一夜好梦。

一觉醒来绿谷出久感觉今天的空气都是美好的,快步以光束穿衣洗漱,穿上带有欧尔麦特的小T恤下了楼。桌子上是引子刚做好的炸猪排饭,金黄的米饭勾引这绿谷出久的视线,快步跑到椅子上俩只胖手一合。

我开动了。

金黄的米饭夹杂着猪排的香味让绿谷辛福的眯起那双翠绿色的大眼睛举起勺子大喊到。

好吃!

引子从厨房里出来看到这一幕无奈的笑了笑,把刚热好的牛奶放在桌子上笑着说。

慢点吃小馋鬼,没人跟你抢。

引子的话并没有起到很大的作用于是绿谷出久很快就吃完了,拿起旁边的牛奶咕咚咕咚一口气到底。转而看向引子兴奋到。

妈妈妈妈!今天是不是该去检查个性了!

翠绿的眸子里面溢满开心,是对个性的憧憬但多余是对自己的个性新奇而好奇。引子好笑的摇了摇头,跟绿谷一样的翠色眼睛装满对对方的宠溺。

那就走吧。

引子拿好早就装好的袋子,绿谷出久早就开心蹦蹦跳跳的跑去门口穿上小红鞋子,坐在地上晃悠晃悠等着自家老妈的到来,看到引子穿好鞋急匆匆的拉着引子的手出了门。

今日的阳光非常的好,走在医院的路上让人感觉想要昏昏欲睡,但也有多重原因大概是昨天晚上因为兴奋太晚睡着的缘故。到了医院绿谷出久紧张的去检查个性。然后坐等着报告出来。等医生出来绿谷出久眼前一亮,快步跑到医生问道。

医生我是什么个性。

医生挂着一层不变的笑脸,只只屏幕上的片子。

很抱歉,是无个性。

犹如人生最惨的终结者,结束了自己最好的美梦,绿谷出久瞪大翠绿色的眼睛不可置信,仿佛在医生的脸上的找出开玩笑的的痕迹,缺一点也没有。引子也不可置信,听到医生的说辞她觉得自己对不起绿谷出久。出了医院绿谷出久感觉,今天没有这么好了。

对不起,对。。不起。

引子抱住绿谷出久呜咽倒着歉,路边的行人冷漠的从身边走过去,绿谷出久眼睛不在原先明亮而是暗淡无光,深处那双胖乎的手轻抚引子的后背。

没关系的哦,妈妈。只不过,我也能成为像欧尔麦特那样英雄吗。

听言,引子又开始冒眼泪。感叹这个命运的不公。

一些的开端,从这一切开始了。